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盘锦 > 老物件
靰鞡鞋

  靰鞡(乌拉)”为满语的译音,意指东北地区一种垫有靰鞡草的皮制防寒鞋,是中国古老的鞋子之一,属东北亚冰雪文化的特有产物。早年东北民间有这样一条谜语:左右不分:有大有小,脸多皱褶,耳朵不少,放下发呆,绑上就跑。其谜底就是靰鞡鞋。

  
过去村人穿鞋一般都是自家缝制,靰鞡鞋却例外,因为只有少数技艺娴熟的皮匠才会制作,所以人们需要花钱购买,或用农副产品交换。传说靰鞡鞋铺的祖师是孙膑,是否确实无从考证。

  
靰鞡鞋的制作很考究,一般都选用牛皮,用马皮或猪皮做的都属于低档货。一张牛皮能出四、五双靰鞡,行业术语称为“排”。头排靰鞡取皮于牛尾根处,称糟门皮;二排取皮于牛臀和脊骨处,是最好的位置,成鞋后耐穿耐磨,价钱也相对贵得多;三、四、五排取于牛腰骨处,皮质打横,做不出优质的靰鞡。

  靰鞡的制法是把一块熟好的牛皮,用东北特有的优质谷草,烟熏成杏黄色,照鞋样剪裁好,在鞋头部位压出二十几道“包子褶”,连上鞋帮,缀上鞋底。另用一小块皮子接缝在鞋头,做“靰鞡脸”,盖在脚面部位。靰鞡的主体部分便完成了。

  而后做细节。先装“皮耳朵”,即穿带的皮环,用不到半寸宽的皮条做成,缝在鞋帮两侧,每只鞋二至四对;二是缝“提把”,即鞋后帮接缝处的长三角形皮条,其作用是便于提鞋,又能避免走路松脱;三是靰鞡带,一般用筷子粗细的皮绳,长三至四米。配好了这几种零件,一双靰鞡鞋就完工了。

  由于这种鞋穿用时里面要絮靰鞡草,相对其他鞋而言就又长又宽,因而没有具体的尺码,只有大、中、小号之分,出售时则按重量计价,一般一双鞋在八两到一斤之间。这是有史以来销售方式最为特别的一种鞋子。

  但是买回家去仍不能穿,还需自己缝制“靰鞡靿”,即缝一条长方形的双层夹布,用来围裹脚踝以上部位,多取用家织布或花旗布,讲究的还要在上面绣些花纹。

  
穿靰鞡鞋离不开靰鞡草。靰鞡草是一种生长于河套等沼泽地带的草,茎叶细长,千燥后柔软、韧性强。此草需在秋后割取并捆成小把,日西干后收存。穿靰鞡时,先用木棒把靰鞡草捶软,抖开,再把靰鞡靿围好,之后把靰鞡草横斜交错地塞进鞋里,絮成脚趾、脚跟处略厚的草窝。脚伸进去后,把露出来的多余长草拽出,将靿子围盖住脚背掖好,最后再按顺序用靰鞡带交叉绑紧。此刻,方可穿着靰鞡鞋去上路了。奔波之后回到家里,则要把靰鞡草掏出来,放在烫烫的火炕甚至锅台上烘干,以备下次再用。

  
靰鞡本是一种夹鞋,只因絮了靰鞡草,就成了保暖性极强的御寒之物,且轻便灵活,结实耐穿。在早年东北的严寒季节,无论是车老板、猎手,还是生意人、军人以及官吏,都把它当作冰天雪地里出行的必需装备。

  
有俗语说“东北三件宝,人参、貂皮、靰鞡草”,珍稀药材、名贵毛皮,与一种普通的草相提并论而称之为“宝”,好似不伦不类,但东北的老百姓却十分认可。只有穿过靰鞡鞋的东北人,才能体会到靰鞡草的真正价值。这种草垫在鞋里保暖性强,且柔软舒适,吸汗养脚,在东北的大冷天里,没有人不珍爱它。所以有人品评这“三宝”说:参以寿富人,贫者不获餐;貂以荣贵人,贱者不敢冠;惟此草一束,贫贱得御寒。

  
靰鞡鞋,可以说是一种没有阶级的鞋,贫贵无欺,只抗严寒。

  图中的这双靰鞡鞋,鞋底均已破损,其所有边缘业已磨秃,泛着被汗碱长久浸泡所起的白色,极轻。想来其皮质里的水分,早已被岁月挥发得一干二净了。


——选自《盘锦民俗》  王永恒,曹路主编;郝国平绘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