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盘锦 > 老字号
大兴当

  
   
当铺是旧中国时以动产产权为抵押,向当户进行放款并收取利息的商号。当铺“当”与“赎”,实际上是一种贷款方式。

  
   
盘山县城内从清代开始就出现了私人开设的当铺。清末时,由于当息过重,当户不堪负担,清廷下令改变了当期,减低了当息,按月息5厘计息,使当铺业得以兴盛一时。辛亥革命初期,社会极其动荡,当铺业呈停滞状态。民国十五年(1926年)后,盘山由于遭受水灾,加之土匪猖獗,通货膨胀,致使当铺业处于勉强维持的状态。有的当铺当的多,赎的少,造成当铺物品积压,资金无法周转,不得不停业。多数当铺贴出红纸牌示“只赎不当”。

  
   
伪满大同元年(1932年)前后,盘山境内的当铺业又开始活跃起来,仅在盘山、田庄台就有私人开设的当铺十几家。日本人大魁在田庄台开设了“大魁当铺”,专门收当金银。

  
   
伪满康德三年(1936年),伪满政府成立了“大兴公司株式会社”,总公司设在新京(今长春),接着在东北各地陆续成立了分公司。当年1月和19376月,盘山、田庄台分别成立大兴公司“大兴当”。根据伪满中央银行的低利率政策,“大兴当”的月利由2.5%降到2%,当期缩减为18个月,当票由不记名改为记名。由于采取了上述措施,使收当率不断上升。在这种情况下,盘山、田庄台两地其它私人开设的当铺营业状况不景气,收当率不断下降,出现了亏损或停业的局面,最后均被大兴当接收。这些私人当铺的人员凡愿意参加大兴当的,都被吸收进来,分别按经理、主任、办事员、练习员等录用。盘山在老铁道口设立了接当(大兴当),配员20余人,其他多余人员向外地大兴当分配。

  
   
盘山和田庄台两地的大兴当管理都比较严格,财会手续严谨,其内部组织设有会计、现金、保管员等。一般店铺约有店员10-20人,规模较大的有20-30人,店员各负其责,各司其事。经理(掌柜)总管店内一切事物。管楼负责检查当天的当物,并保管全部当物。管账负责记账、审核出纳。管钱负责现金出纳及采购零星用品。那时,较大的当铺把衣物和首饰等贵重物品分开管理,所有的库藏当物,均分门别类,排列有序。以上人员只负责管理,不负责营业和其它方面业务,故称为“内缺”。负责营业上接收当物的柜员有3-5人,称头柜、二柜……。柜员要善于识别当物和评论价值,故称“外缺”。写票、卷包的人员称“中缺”。

此外,还有学徒和杂役等。

  
   
当铺的店规很严,店员非有家属在当地者,不得外宿。包裹携出,须经多人过目,以避免嫌疑。店员不得预支,更不准赌博、吸毒。

  
   
当铺为了谋取更多的利润,其经营手法是多样的。主要有以下几种:

  
   
一是提高利率,转嫁各项费用。利息各个时期不一,时常游动。除月息外,还在当本中加上保险费和附加税、印花税等,赎当时一次扣清。

  
   
二是缩短当期。为了加速资金周转,当期逐渐变短。当铺记息以月为单位,其方法有对月、足月和逾月3种。盘山当铺一般按足月计算利息。当户哪怕只当一天,赎当也要按1个月收息。如果到期当户无力赎取,即作“死当”,当铺有权对当物进行处理。

  
   
三是贬值压价。当铺对当户的衣物,只按2-3成作价,即使全新衣物也只作5-6成。金银首饰仅按市价的7-8成估值,还要除毛计量。接收衣物,在当票上一律加写特有的贬词,如衣物加写“破旧”、“虫破”、“焖板无毛”;金银则故意写成“散金”、“淡金”、“毛银”等;铜、铁、锡等器皿,则加上“废”字。当户多急于取得现金,对于当商这样贬值,只好逆来顺受。

  
   
当票除贬值压价外,还印有醒目的“天灾人祸,虫伤鼠咬,各安天命”字样,这无异对当户声明,一旦当物有损坏失落,当铺概不负责。

  
   
当户当物后如仍有困难,有时只好转卖当票。当铺兴盛时期,有专门从事当票买卖的摊户从中渔利。无论成交与否,买卖首先要到当铺“照票”,当铺要收取手续费。当票的价值一般为当价的15%一25%之间。当户迫于用钱,只好忍受盘剥。

  
   
当铺的账簿一般有三类:营业账、普通账和营业报告。

  
   
营业账为大账(典账),凡是当物的收入,都要记入此账。账页书列字号、当户姓名(因当户讳言姓名,此栏常备不用)、当物种类、件数和本数等栏。字序以《千字文》为准,号码每月从1号排起,字号与当票相对。

  
   
柜台上备有盆账(草账、普通账),柜员各执1册,由接待柜员记载,它与大账相对,留作核算用。

  
   
“营业报告”是每月将收、赎当数作月结,向股东报告当月收、支、存的报告表。到年终还要有年结,俗称“看红账”,也就是报告一年的收益和亏损状况。

  
   
当铺有暗语,这是柜员接收当物时互相评论质量和价格的内部暗号。如有的用“西道挺飞崴、抓现胜湾勺”。这10个字,代表营业状况不景气,收当率不断下降,出现了亏损或停业的局面,最后均被大兴当接收。这些私人当铺的人员凡愿意参加大兴当的,都被吸收进来,分别按经理、主任、办事员、练习员等录用。盘山在老铁道口设立了接当(大兴当),配员20余人,其他多余人员向外地大兴当分配。

  
   
盘山和田庄台两地的大兴当管理都比较严格,财会手续严谨,其内部组织设有会计、现金、保管员等。一般店铺约有店员10-20人,规模较大的有20-30人,店员各负其责,各司其事。经理(掌柜)总管店内一切事物。管楼负责检查当天的当物,并保管全部当物。管账负责记账、审核出纳。管钱负责现金出纳及采购零星用品。那时,较大的当铺把衣物和首饰等贵重物品分开管理,所有的库藏当物,均分门别类,排列有序。以上人员只负责管理,不负责营业和其它方面业务,故称为“内缺”。负责营业上接收当物的柜员有3-5人,称头柜、二柜……。柜员要善于识别当物和评论价值,故称“外缺”。写票、卷包的人员称“中缺”。

  
    此外,还有学徒和杂役等。

  
   
当铺的店规很严,店员非有家属在当地者,不得外宿。包裹携出,须经多人过目,以避免嫌疑。店员不得预支,更不准赌博、吸毒。

  
   
当铺为了谋取更多的利润,其经营手法是多样的。主要有以下几种:

  
   
一是提高利率,转嫁各项费用。利息各个时期不一,时常游动。除月息外,还在当本中加上保险费和附加税、印花税等,赎当时一次扣清。

  
   
二是缩短当期。为了加速资金周转,当期逐渐变短。当铺记息以月为单位,其方法有对月、足月和逾月3种。盘山当铺一般按足月计算利息。当户哪怕只当一天,赎当也要按1个月收息。如果到期当户无力赎取,即作“死当”,当铺有权对当物进行处理。

  
   
三是贬值压价。当铺对当户的衣物,只按2-3成作价,即使全新衣物也只作5-6成。金银首饰仅按市价的7-8成估值,还要除毛计量。接收衣物,在当票上一律加写特有的贬词,如衣物加写“破旧”、“虫破”、“焖板无毛”;金银则故意写成“散金”、“淡金”、“毛银”等;铜、铁、锡等器皿,则加上“废”字。当户多急于取得现金,对于当商这样贬值,只好逆来顺受。

  
   
当票除贬值压价外,还印有醒目的“天灾人祸,虫伤鼠咬,各安天命”字样,这无异对当户声明,一旦当物有损坏失落,当铺概不负责。

  
   
当户当物后如仍有困难,有时只好转卖当票。当铺兴盛时期,有专门从事当票买卖的摊户从中渔利。无论成交与否,买卖首先要到当铺“照票”,当铺要收取手续费。当票的价值一般为当价的15%一25%之间。当户迫于用钱,只好忍受盘剥。

  
   
当铺的账簿一般有三类:营业账、普通账和营业报告。

  
   
营业账为大账(典账),凡是当物的收入,都要记入此账。账页书列字号、当户姓名(因当户讳言姓名,此栏常备不用)、当物种类、件数和本数等栏。字序以《千字文》为准,号码每月从1号排起,字号与当票相对。

  
   
柜台上备有盆账(草账、普通账),柜员各执1册,由接待柜员记载,它与大账相对,留作核算用。

  
   
“营业报告”是每月将收、赎当数作月结,向股东报告当月收、支、存的报告表。到年终还要有年结,俗称“看红账”,也就是报告一年的收益和亏损状况。

  
   
当铺有暗语,这是柜员接收当物时互相评论质量和价格的内部暗号。如有的用“西道挺飞崴、抓现胜湾勺”。这10个字,代表10个数字,1.3元用“西挺”,57元用“崴现”。各当铺的暗语不一,只供本店的内部应用。这些实际上是用来对付和榨取当户的一种手段。

  
    1946
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次解放盘山、田庄台时,贴出告示:“在日本强资开设大兴当铺里典押的衣物,已当票作证,无代价(不收本息)的还给本主。”从此,盘山境内当铺业绝迹。


——选自《盘锦档案通览》  宋文利,刘兴政主编